歡樂產糧工廠

這裡是姆明,叫姆明就行啦!

✾✾✾✾✾✾灣家人✾✾✾✾✾✾

最近開始進入讀書期!文章隨機率掉落,通常會先把坑的文先填完!((或者坑掉

cp就是首頁發的那些,沒有就沒有了,但歡迎有限度的安利!

以後如果要分享的話,要記得看好標題!我不想雷到不吃的人😂🙏😂🙏

有點溝通障,但如果你留言了我會盡力回覆!

【DC/WonderSteve】戀愛三十題4

想說是情人節,所以來更了!
祝大家情人節快樂~~~💞💞💞

往常的ooc注意。

14.性別轉換

一早起床,戴安娜看見自己身旁躺著一個金髮女性,她的小蠻腰挺性感的,上頭就像史蒂夫那樣帶著時間給他的試驗。

她坐起身,觀察了下這位妖艷的女性,天啊,她的胸部大概比自己的大了一號,戴安娜順勢低頭看向了自己的,看見的卻是兩塊硬梆梆的胸肌,她需要一個好的解釋:「史蒂夫你在嗎?」

接著戴安娜見金髮女子抬起頭拉住她的臉,往他的臉輕啄了一下,「在,怎麼了,公主?」

幾秒的時間夠史蒂夫思考那聲低沉的聲音,和他剛才摸起來那帶著一點鬍渣的臉龐,他完全醒了,「戴安娜人呢?」
他起身把自己包在棉被裡並縮在角落,看著帥氣的黑髮男子注視著自己,同時用著不敢置信的眼神,他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剛才親了一個不認識的男人。

喔~希望這不算是出軌…
史蒂夫相信自己還是很筆直的,而且他發誓絕不會背叛戴安娜!

「在這。」戴安娜看著對方那混亂的神情,無奈的笑。

「看來你應該要改叫我王子了,公主。」

-
15.不同的著衣風格

她看慣史蒂夫穿那一套衣服。

「所以這就是你看見我穿著格子襯衫後,替我配上一件外套的原因?」史蒂夫不能諒解的搖了搖頭「你甚至看過我穿…」女裝,嗯,好漢不提當年。

「不管怎樣,你都得告訴我一個正常的原因。」史蒂夫覺得他像是被戴安娜同化了,要不然他平時可沒這麼多問題。

「我比較喜歡你穿平常那樣。」戴安娜輕輕地拍了拍對方的前胸。

而她絕不會說她認為他那樣穿實在是太土,就像是鄉村男孩那樣,他平常那樣帥多了,那話是怎麼說的?高於男性的一般值?

某位報社記者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
16.晨起儀式

戴安娜蹭了蹭史蒂夫的背,男孩轉過身往女孩的鼻尖來了個吻。

「早安。」兩個聲音。

-
17.摟抱

又一次任務結束。

戴安娜喘著氣回到家,史蒂夫展開了雙臂。

戴安娜好不容易止住了喘息,狐疑的往他身上看,接著像是知道什麼,彈指「喔,寶貝,你的這套衣服真好看。」

「你的品味變好了。」她朝著史蒂夫豎起大拇指。

史蒂夫搖了搖頭,接著抱住了戴安娜,她不解的瞪大了眼,正想說些什麼,卻被對方攔截。

「辛苦了。」

史蒂夫又抱得更緊,而戴安娜以笑著摟住了他來回應。

-
18.一起做某事

他推著鐵皮破爛往前,而她單手拿著盾牌,向前衝去,為了同一個理想。

-
19.正裝

戴安娜穿著藍色禮服出現在宴會場合時,史蒂夫先是驚嘆了她的美貌,爾後才是,God!不是跟她說不要跟過來了嗎?

戴安娜:阿瑞斯!!!

-
20.跳舞

「你會跳舞嗎?」戴安娜不相信的斜眼,結果被史蒂夫反說「我還以為是你不會跳舞。」

「哇喔,你是在瞧不起我嗎?我跳舞可厲害了。」神奇女俠一個神氣的笑,像是一位頂級的舞蹈家,帥氣的跳離開自己的位子,隨即表演了一番,讓史蒂夫完全看傻了眼。

扭腰擺臀?不存在的!
少年!你有聽過木蘭耍劍嗎?你有聽過功夫掃腿嗎?

「怎樣?我在島上在這事上可是有很大名號呢!」戴安娜像是獅子王辛巴一樣,英氣地挺起了自己的頭,一點也不在意史蒂夫那一臉,你確定你那叫舞,的表情。
「我以為會更加…性感?」他給了個問號,他還真期待著什麼,例如…抱歉,他可能真的對女性有些刻板印象。

「要不然你的舞又如何?」戴安娜忍不住表示,並帶著一些不悅及挑釁地對史蒂夫看著。
「喔,我的舞可就優雅多了。」

史蒂夫微笑著彎了個九十度的腰,有禮貌的伸出了右手,手心朝上,戴安娜不解的盯著,以至於需要他的一聲:「小姐,請牽住我的手。」

她的手聽話的擺了上去,不久,就在史蒂夫要握住之前,又抽離了手,有些懷疑的表示「等等?你是把我當狗嗎?」

史蒂夫·到底什麼時候我們兩個人才會有正常互動·崔佛,無言的盯著戴安娜·我沒搞錯吧·普林斯。

TBC

【DC/WonderSteve】戀愛三十題3

還是一樣想求評論和愛心!給我一點動力!愛你們💓
還是有大量Ooc

9.和朋友消磨時間

史蒂夫盯著開心跳舞的戴安娜,不自覺地露出欣慰的笑,杯子裡冰咖啡的冰塊早就消的無影無蹤。

「兄弟,你的女人真的很美。」沙米靠著桌緣,拿著酒杯揮了揮。要不是怕被打,他早就又開始他精湛的搭訕技巧。

不可否認,他先點了點頭,幾秒後才抓到對方的語病,他糾正:「她的名字是戴安娜。」

「不是,『我的女人』,沙米你真的得好好記別人的名字,而不是亂取綽號。」

「我知道。」沙米拿酒杯撞向史蒂夫的胸口,敬了杯酒,又瀟灑喝下「而我知道我兄弟會讓那個叫戴安娜的女人成為他的另一半。」

-
10.戴獸耳

「你真像隻狗。」史蒂夫感嘆的說,在他跟戴安娜說待在那,但人還是跑了過來後,他都會特別強調。這傢伙大概除了身份外,就沒有任何一點符合『公主』的特質了。

他想像著戴安娜的頭上有一對黑色的耳朵,她的品種大概是杜賓犬,彷彿能看見他的尾巴自信的晃動,畫面逗得他嘴角勾起。

「彼此彼此。」戴安娜好心的幫他整理翹起來的頭髮,而那就像是一個金黃色的耳朵。

-
11.穿布偶裝

「你說的對,我現在還真像是隻狗。」當他被強迫穿上狗狗布偶裝,史蒂夫覺得自己什麼尊嚴都蕩然無存,雖然好像打從一開始就是。

「那我可能就是杜賓犬。」戴安娜伸起他的杜賓犬掌拍了拍黃金獵犬史蒂夫的肩,然後又是對方沒有被遮住的臉。
「是的。」史蒂夫聞言,腦內不禁想起之前自己曾經那些幻想,因而忍不住笑著附和道:「就是杜賓犬了。」

-
12.親熱

在黑暗的房間,在一場笨拙的教學舞後,在一個還熱著的心驅使下,他的手撐著她的腰,而她的手環著他的脖子…

-
13.吃冰淇淋

當聯盟又一次出現了食物山,就又多了一次嘆氣聲,有時是綠燈俠,有時是蝙蝠俠,而通常都是蝙蝠俠。

這並不是常態,通常閃電俠買了這麼多食物他都會如閃電一般嗑完,但有時候,他也有放慢腳步的權利。

「這不是一個好理由。」蝙蝠俠板著臉說。

「所以有什麼方法可以讓閃電俠的食物不佔位子。」戴安娜提議,而後她想到了什麼,拍了下手「換一種食物?」

「冰淇淋。」比利提議,感謝所羅門的智慧讓他總是能那麼快就想到答案「那真的需要快點吃完。」

「那不是個好答案。」蝙蝠俠並不贊同。

每個人都知道蝙蝠俠他什麼都知道,而他們不知道他知道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或許是某個人的怪癖,某個人的身世,又或者,

一個跟冰淇淋有關的故事。

戴安娜喜歡吃冰淇淋,喔,這誰都知道,但大家不知道她一天下來能吃下幾支,那數字簡直比財務報表還令人訝異,身為戰友,他勸過,他發誓。

沒用的。你得知道沒人阻止得了神奇女俠,尤其是阻止她吃冰淇淋,感謝史蒂夫的存在,他解決了這問題,但問題總不會只出現一次。

而他不想再看見他們在那曬恩愛。

當他一抬頭看見冰淇淋山,那又是另一個讓人心累的故事。

TBC

【DC/WonderSteve】戀愛三十題2

再放四題!

一樣求評論和愛心💓

依然要注意Ooc!

5.接吻

戴安娜離的很靠近史蒂夫,就是眼睛互對,整張臉近的不能再進,而這個距離是進行式的縮小。

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大家都明白了吧?

戴安娜掐住史蒂夫的臉,往一旁甩去,就像是他們家鄉常玩的那樣。

史蒂夫就這樣體驗到與女性近身肉搏的歷練,感覺一點也不好,一點也不。

他被搞的鼻漆臉腫,而戴安娜卻毫髮無傷,頓時他感受到世界是多麼的不公不義。
「這不是我所期望的樣子。」史蒂夫暗自嘀咕道。

不久,史蒂夫獲得了一個輕吻在嘴上,他滿足了片刻,但心裡依然哀嚎著這失敗的順序。

-
6.換穿對方的衣服

當秘書小姐艾塔替戴安娜換上第200件衣服時,她的腦袋基本上癱瘓了,至於戴安娜那急於與戰神決一死戰的心早已受不了,她是要打敗戰神,結束這場戰爭,而不是在這穿著不知道來幹什麼的衣服,話說這兒的人真能忍受這些?

「好了嗎?」史蒂夫先是探出一顆頭問道,接著才是全身出鏡,往兩人那看去。

見兩位女性無奈的眼神,他又轉身想走回去等候室那等待:「喔,那你們繼續。」

「史蒂夫!」戴安娜拖著那粉色的長禮服,伸出手想要挽留住那名飛行員,而在那之前,最先迎接她的是袖口傳出的撕裂聲。

幸好這位公主受過如此良好的教養,沒有當下飆出什麼難聽的話。

「…戴…戴安娜?」史蒂夫又一次轉身看向戴安娜,正巧看見那襲長禮服從有袖子變到無袖的瞬間。

「跟我換。」——來自忍無可忍的戴安娜。

而史蒂夫上尉是怎麼擺脫傳統穿上女裝,戴安娜又是多麼適合那件男裝,就又是另一件事情了。

-
7.cosplay

「不錯看嘛!」穿著一件厚衣服加上一條長褲,又披著一件外套的戴安娜在鏡子前面轉了一圈,裝模作樣的說:「我是史蒂夫·崔佛上尉!」

「我覺得不行。」史蒂夫又一次感嘆起這身盔甲的重量和下身那冷颼颼的風,努力地從羞恥心裡爬出。

-
8.逛街

「不行。」史蒂夫十分用力的說出口。

「為什麼不行?」戴安娜不解的問,還帶上幾分的在不能接受時才會出現的訝異口氣。

「不行就是不行!」史蒂夫撇開臉,完全無視對方的狗狗眼,像是一樣死了心般,嚴肅的重申。

史蒂夫深呼吸一口氣,又表示:「你這個禮拜可是吃了第十個甜筒了,今天也才禮拜二!」

兩人在冰淇淋攤前爭執了兩個小時,最終史蒂夫依然敵不過戴安娜,買了兩個甜筒。

【DC/WonderSteve】戀愛三十題


其實已經把三十題全寫完了,但要改還很久,所以就先放四題!

常駐的Ooc注意!

如果喜歡的話,希望大家能留下一些愛心或者評論💓

1.牽手

史蒂夫拉住戴安娜的手走過大街小巷時,她不禁環視四周,那個充斥著人群及不同店面的不熟悉的世界。

他們都是這樣走路的嗎?

她盯著有些人手挽手,另一些人手牽手。她不曾見過有人拉著別人走路的,也沒有見過兩個人手合在一起走,那叫牽手嗎?不會不方便嗎?

「他們為什麼牽手?」我們為什麼只拉著手,她想問的還多的很呢,但她只問出最重點的那一個。

「因為他們在一起。」史蒂夫很盡責的回答了這位公主。

而我們也在一起。

戴安娜像是完全釐清了一切了般眨了眨眼,接著握住了史蒂夫的手,下一秒她看見史蒂夫的瞳孔多了些慌亂,順帶的她的心也在那一刻感到疑惑。

「我們沒有在一起!」史蒂夫胡亂地揮著手想要反駁些什麼,接著又發現哪裡奇怪,改口「不,我們在一起,只是不是那種在一起…」

然後他又警覺哪兒奇怪,正當自己又想改口,卻又在下一秒被自己的思緒打臉,最終不了了之的說了句:「喔!算了。」

此時的戴安娜又肯定的握緊,附帶一個自信的笑容。

她就知道她理解的沒錯!

-
2.親吻某處

史蒂夫的臉龐被蓬鬆的秀髮搔的發癢,接著一個吻印在額頭上。

一個如天使般純真且美好的微笑掛在戴安娜臉上。

「我的母親曾說過如果你做了惡夢,你就得靠一個在額上的吻去馴服。」她表示,而在那一刻,史蒂夫才驚覺自己做了個惡夢,有關自己失去了戴安娜的夢。
謝天謝地,這不是真的。他抹了把臉。

可惜,他當時並不知道夢可能會是顛倒的。

順帶一提這絕不是他看到查理做惡夢時,把戴安娜帶開的原因,絕不是。

-
3.玩遊戲/看電影

他們忙碌的腳步聲響過街道,直到一間劇院。
上頭泛黃的照片都是那些經典作品,戴安娜不知道的那些,她可能甚至連什麼是劇院都不清楚。

「想看嗎?」史蒂夫感受到對方步伐變得緩慢,所以紳士的問,他知道很少人能抵擋新鮮事物,特別是這位好奇心旺盛的女戰士。

「不是那個時候。」戴安娜思考了會後,還是拒絕了。

他們還得趕路,世界還需要他們。

「是呢。」他知道戴安娜在想什麼,因此他認可的點點頭。但他看見對方那閃爍著光芒的眼時,還是搔著頭問道「在那之後呢?」

「什麼?」戴安娜不解地問。

「在打敗阿瑞斯後。」他回答「總會有一些空白時間。」

「你願意和我看一場戲嗎?」

-
4.約會

「我們現在像是在做什麼?」史蒂夫久違的看著滿天繁星,說不出的感觸充斥在他的心裡,總之很美好,比起灰濛濛的霧霾,工業革命以來的病癥。

「不知道,」戴安娜伸手假裝自己遮住了北極星,「找尋方向?」

約會。

我們那通常一男一女共處,並看著星空,通常代表他們在約會。

「是的,尋找方向。」

史蒂夫沒有說出口,反而有重複了一遍,因為他更喜歡戴安娜的說法。

T.B.C

【DC/wondersteve】現代AU的pocky game

能趕在今天結束之前發,真的是奇蹟。((望天

這大概是我博裡少數能看到的bg

只是一發甜餅,很短很短的甜餅,來自近期看了wonder woman就完全被煞到的小透明,希望大家能來交流!
———————————————————————

為了因應生活所需,史蒂夫決定去超市買些東西,就像往常那樣。
「你可以自己看家?」史蒂夫眨了眨他的藍眼睛。

戴安娜給了他足以心安的微笑:「相信我。」

「還是一起去吧。」史蒂夫·被整了n次·崔佛嘆了口氣,接著伸出了手,而戴安娜輕笑幾聲後握住了。

就像往常那樣。

只是少了史蒂夫一個人出門,接著戴安娜跟上的片段。


冷風拂過,兩人走在落葉吹過的路上,手牽著手,十指緊扣,分享著一些趣事,為這一切添了幾分溫暖。

他們的話題通常都會是些瑣碎的小事,或者是史蒂夫在工作場所聽到的冷笑話,又或者是戴安娜那無知的發問及動作,無論何者,總是能讓氣氛充滿粉色泡泡,套一句旁人說的話:看到的單身狗都會想談一場戀愛了。

當他們那緩慢的腳步踏入了超級市場,在前排擺著的商品並不是什麼水果,也不是什麼衛生捲筒塔,——而是用pocky排成的雙十一。

「四個l?」戴安娜對前頭的擺飾很有疑問,史蒂夫知道她要問什麼,所以搶在對方繼續提問前解釋「是四個1,我猜店長是個日本人。」

「在日本今天是pocky日。」總之都是每年的基本套路了。史蒂夫對戴安娜聳聳肩「但誰知道為什麼,或許是因為餅乾直的像1一樣?那或許今天也是牛奶棒日。」

「喔。」戴安娜又探頭往遠處眺望,這位大女孩總是有問不完的問題「那是什麼活動?」

「pocky game?」

「促銷活動。」史蒂夫直言,而他基本上已經做好被戴安娜拉過去的準備了,但後者選擇自己走過去。

大大的招牌完全吸引了戴安娜注意,這被眼尖的銷售員看上,首先得先把職業微笑掛上,很好,他做到了。

接著他要看到她的男伴,或者女伴,接著史蒂夫帶著無奈的表情走了過來,所以這項也可以打勾了。

只差推銷了,他想。

「請問你們是?」銷售員看著十分登對的兩人「情侶?希望我不會搞錯。」他們甚至連衣服都在同一個色系。

史蒂夫和戴安娜同時對對方微笑

「是的,你沒有搞錯。」
「這兒在舉行什麼活動?」

很好,完全不在同一個頻道上就算了,又後者說話聲音大於前者,戴安娜基本上完壓他了,而史蒂夫也早就將這事當作家常便飯。

「pocky的促銷活動,現在只要體驗一下pocky game,就能獲得一盒。」

「你們要試看看嗎?」銷售員閃亮的眼神幾乎要刺進兩人身裡。

「怎麼做?」戴安娜那滿溢的好奇心促使她發出問句,然而對史蒂夫而言,這才是他無法抵抗的。

通常戴安娜想要做的事,他是沒辦法改變的不是嗎?
而且他們的時間也不嫌少。

待銷售員講解完,戴安娜叼起一根餅乾棒,學著銷售員講的那樣,十分鍾情且興奮的盯著史蒂夫,但可惜的是這樣讓她那雙清澈的藍在鬥雞眼「鼠迪呼,凱鼠吧!」(史蒂夫,開始吧!)

這樣的搭配簡直就像是上天的玩笑話,換句話說,史蒂夫完全被女友這樣的行徑逗樂了,他得強忍著笑意,才能正常的說出話來。

「好。」

他的嘴巴就著餅乾棒的另一端咬了下去。

就像是一邊接吻,一邊吃餅乾一樣,他們慢慢貼近,而餅乾越來越短,但缺點就是這樣吃餅乾就像是走鋼索一樣困難且緩慢。

最後,當餅乾剩下最後一小節,史蒂夫又一次咬下,等著餅乾進口,但迎來的只是牙齒的撞擊聲和嘴唇的疼痛,這都暗示了餅乾可憐的結局。

還有最後那帶著一些鐵味的吻。


The End.

【ES/凜緒】羅密歐與茱麗葉【若茶生日賀文part4】

又被說違規了QQ

我到底寫了什麼啦!明明這麼正常((翻桌

又一次的艾特!

@若茶

生日快樂啦!這是最後一篇了💕💕💕有感受到我滿滿的愛嗎?

【ES/獅心組】妖【若茶生日賀文part5】

*穿越為主軸
*蛇泉和羅賓漢雷歐登場有
*原故事竄改有,從雷歐抱著小貓逃後頭的事改的
*Ooc有
*標題其實還沒有確定

一樣是送給若茶的,因為說好要給他獅心了,但只是片段!如果有人要看的話,我可能才會繼續碼,要不然就隨緣吧(・∀・)

@若茶 ,今天發的最沒有誠意的文😂😂😂

↓↓↓↓↓↓↓↓↓↓↓↓↓↓

他感受到大腦在膨脹,受傷的身子不停顫抖,小貓從柔弱的懷抱中掙脫,並且跑的遠遠的;而動彈不得的他只是悲愴的在粗糙的泥地上用血寫出了一段又一段音樂,可惜眼淚幾乎打糊了曠世鉅作。

漸漸的,意識變得模糊…在最後要閉上眼睛之際,他感覺自己聽到了聲音,雖然不是呼喊著他的名字。

「羅賓漢!你才出去這麼一會,怎麼就受了這麼多的傷?!!」

但那真的是無比熟悉且溫暖。

【ES論壇體/星北&凜緒】看看我到底看到什麼!【若茶生日賀文part2】

—————————————————————————

作者的話:
如果你們問我還有慶祝什麼,那我會告訴你們是若茶的生日👏(・∀・)

@若茶

話說我到底錯了什麼,明明是那麼純的文啊…竟然被說違規QQ還三遍((怒

發個圖,還因為太長顯示不出來((痛苦

【ES/星北】拈花惹草【若茶生日賀文part3】

星北//也是送給若茶天使的賀文,是part3,沒有part2的因為part2被吞了((痛苦。

艾特天使 @若茶

決定寫個吃醋梗!

已交往!

像是灰姑娘話劇的自我延長,應該算是有牽扯的一點點的劇透(幾乎沒有),還有改造劇情,改了很多,然後再加上一堆的ooc((orz 時間線也怪怪的…

小杏助攻!

總之求不被毆!!!

((p.s.我覺得我把明星和北斗寫得都好像怨婦(痛苦.jpg)

———————————————————

「王子…我總算…哈…總算是追到你了!哈!…」
「!!!」
「跟我跳…跳一支…哈啊…舞吧!」
「那…那個…我……」

真白友也,不,應該說我們的灰姑娘喘著氣,好不容易把台詞帶著喘息聲講完。他懷疑這是北斗的惡作劇,即使要逃,也不至於逃個五分鐘吧?!加上這套女僕裝的阻礙,估計讓他在跑個幾秒鐘,就算沒有暈倒也該跌倒了。

「真的…真的要和我共舞嗎?」北斗王子表達得有些不敢置信,但他還是選擇伸出那不停顫抖的手。

友也看到戲進展到此景,也不禁鬆一口氣,迫不及待地伸出了手。總算,這場如同鬧劇一般的演出,要在最後的舞蹈下劇終!

當然,情況是建立在如果沒有突然冒出不知道是哪國王子的話。

北斗看見第三隻手突然冒出來,並把他拉出友也的視線內,抬頭一看,不禁驚訝地喊「明…明星?」

友也開始發現世界在和他作對。

「你…你是誰?」然而話劇並未結束,友也那良好的素養告訴著他,不論如何他都得來個即興演出。「把我的王子還來!」灰姑娘的手指顫抖地指向不知從哪冒出的無理者。

「哈哈!真是抱歉,我都忘記自我介紹了。」某國的王子向灰姑娘敬了個標準的禮。「我是Ts國的王子,同時也是北斗王子的未婚夫。」接下來可以說是十分霸道的對著那還未反應過來的第一王子就是一吻。

「他是我的,沒有還給你的說法」

場內頓時充滿了議論及尖叫聲;幾乎所有人都瞬間紅透了臉,當然也包括了冰鷹北斗。

————————————————————

「小北!!!」
「……。」
「小北!不要一直不理我啊。」
「……。」

明星快哭了。
自從剛才他串了那部戲後,北斗就一直不理他。

「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吧?」友也說話的語氣顯得疲憊不堪,不知是因為突然又在腦內運轉起來的劇情,還是那遲遲拉不下來的洋裝拉鍊。
「突然出場這樣就夠嚇人了,然後還……」話還沒說完,他又一次讓紅色跑上他的臉和耳根子上。

「可是!」明星無奈地嘟起嘴來,他想要辯解些什麼。

「沒有什麼好可是的!」

「明星你知道你剛才做了什麼傻事嗎?」北斗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他感覺自己的腦袋快被剛才那齣戲搞炸了。

「你快把這齣戲砸了!」然而這樣的事情絕對不會被冰鷹北斗這個人允許。

「那只是快而已嘛,我又沒有真的搞砸。」明星想起那時的驚叫聲與掌聲,又愉悅地補了句「而且我演的很好,你們也配合得很好不是嗎?你回想一下大家剛才那耀眼的眼神!!!」他才剛說完,臉上已浮現出幸福的表情。

真不想和這個有時邏輯思考能力跟笨蛋沒差別的人繼續溝通。北斗不禁扶額思考著。

他忍不住嘆息,愣了好一會才又答道「是不差,迴響也很大沒錯,但你可以跟我解釋一下…」

「我是你的?」

「當然!」明星又被北斗來了記瞪殺,瞳孔不禁向右方漂移,嘴巴又嘟得像正在攝食的倉鼠一樣「嗯…」

「別在公眾場合這樣,拜託。」北斗軟下聲音來請求,他挑起眉毛,又強調了一次,甚至更深一層。「你知道在公共場合這樣不太好,」

「而我知道你有什麼理由,說。」

北斗是個開明的人,而且他理解明星,他知道明星是個聰明人,是個懂他的人,同時也是個懂氣氛的人,最起碼平時的他不會突然闖上台,然後和他接吻,並且說出那麼逾矩的話。

「小北。」明星的聲音像幾乎不可能發生的事情般變得嚴謹。他挺直身子,雙手微微用力地拍在北斗肩上,眉間都快要可以擠出一座山來了,問「你難道沒有自知之明嗎?」

「???」或許這邊該擺一個黑人問號的圖片。

「唉……果然是這樣的嗎?」如同一個內心戲很多的演員,明星低下頭默念著,還像是中邪一樣搖頭,接著他手指一揮指向了那還以為自己在看八點檔的友也,說道「小北!這個人就是一個例子!」

友也遇見這狀況,就慌張地喊「我沒有!我不是!」

北斗狐疑地轉頭,看向在風中凌亂的友也,接著再轉回來看向明星,「友也怎麼了嗎?」

「哼!你這句話就有問題了吧!」明星這就裝起了名偵探「『友也?』有時還會說『我家的友也』,明明對我說話就不曾講過我的名字!」

明星才剛講完一句,接著就像是洩洪般,嘰哩呱啦的什麼不滿都一次到位。

「有時候你們社長來的時候,他還會躲在你後面,我以為那是我專屬的位子。」

「講到你們的社長,我就想到一年級的時候,你幾乎每堂課下課都想找他,啊!好羨慕!!!」

「你最近都不怎麼理我,就算是傳簡訊也都不讀,有時候讀了我的晚安後也不會對我回一句~」

「還有你最近和紅月的人感情感覺都好好喔,有時候還能看到你和紅月的人一起放學!」

「還有你講了那麼多人的名字過,就是沒有我的!」

「我們不是都交往快兩個月了嗎?」

「嗚嗚嗚~~~」

「昴流!」北斗喊完後,又認真思考了會,碎碎念著「原來你很在意這件事嗎?」

你永遠不會知道這一聲給明星昴流一個多大的影響,現在他短暫的安靜就是其中一個成效。

「對不起,因為一直叫明星。的確,交往後果然叫名字比較適合…」北斗捏著下巴有思考了會,又細碎的傳出思考的聲音。

「昴流!」

他一喊,臉又一次紅透了,不自在的感覺,讓他混亂的往四周亂看「嗯…突然改這樣叫,有點不習慣,還是得說…害羞?」
U
是天使嗎?好耀眼!

不管如何,明星感覺到自己的心已經被萬支箭射穿,從第一聲昴流到臉紅的微笑,接著再來第二次的昴流。

啊…要陣亡了…

「話說回來,我在忙話劇的事,之前不就跟你講過了,沒有什麼急事的話,不要傳簡訊給。」他總算什麼都理解了,只好深深的歎一口氣「再說以前的事可以…嗚!明星昴流!給我放開…!」北斗感受到對方更加用力地抱緊了他,並且還很順便的來了好幾個吻。

「因為我實在是太開心了嘛~」
「如果再這樣下去,小心我以後只叫你明星!」
「什麼?!小北你好過分~」

我在這做什麼?我是誰?我為什麼要在這裡換衣服?

友也感覺自己彷彿生存於一個正在不停傷害自己眼睛的空間,他現在已經開始痛恨起背後那拉不下來的拉鍊了,並且考慮要不要再也不穿有拉鍊的衣物。

所以說到底怎麼做,我才能順利的換好衣服並躲過這閃瞎單身狗的閃光?

The End .